Friday, 27 February 2009

包養﹐婚姻與愛情



上星期一﹐是情人節後的第二天﹐上學途中剛巧遇到地鐵紅色線停駛﹐一聽廣播之下發現原來有人跳軌自殺﹐腦內頓時出現了一幅支離破碎血肉模糊的畫面﹐心裡寒了一寒。這樣也給我遇上﹐算我倒霉﹐還要為此繞道而行。估計這人也是為情自殺。為愛而死﹐聽起來很悲壯﹐細想之下卻覺得愚不可及。為情自殺的人付出了生命﹐卻得到了甚麼?不值。在感情世界中﹐付出與回報從來不成正比﹐有時候你死心塌地為別人做牛做馬﹑人到心到禮到﹐她說不愛便不愛﹔反而有時候﹐簡單一個微笑便已能令人神魂顛倒﹔任你家財億萬﹐貌似梁朝偉的情聖﹐小妮子偏愛她的那個遠在他鄉的家明表哥﹔而任她怎樣美麗動人賢良淑德﹐入得廚房出得廳堂﹐那個家明表哥卻又只愛五年前鄰座的肥妹同學。所以﹐看開點﹐感情不能以常理來猜度﹐為感情問題自殺的人往往死得不明不白﹐還要為他人帶來不便。

世界就是這樣的不公平﹐你愛她她不愛你﹑她愛你你不愛她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曾經有人問過我﹐寧願選擇愛你的人還是你愛的人﹐我答不出來﹐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深刻。最理想的當然是兩情相悅﹐但現實往往並非如人所願。退一步看﹐你會發現幸福也有很多種不同的形式﹐老來有伴﹐三餐溫飽﹐衣食無憂外加一點點的餘錢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常於報紙上見到某女星與某大老闆過從甚密﹐懷疑是被包養等新聞﹐可能並非那女星貪錢﹐而是她愛的人不愛她﹐退而求其次﹐換個衣食無憂。而大老闆又能"找回自己的青春"﹐或是讓"十世都花不完"的錢有個著落﹐這難道便是所謂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捱?結果是你愛她她也愛你....的錢﹐皆大歡喜。

是以﹐不少女性以搵老襯﹑釣金龜婿為人生目標。殊不知﹐被男人養也要有一定程度的智商:就如今天報紙上又有一名無辜市民受害﹐以為找到老襯﹐其實是自己被大話王搵笨﹐結果被騙財騙色。傻的也知道賣樓前要做credit check﹐也要買家先付首期﹐"我養你"只不過是口頭承諾﹐一天未結婚都沒有法律保障﹐一個對不起便能拍拍屁股走人﹐例如:"我今個月條數未找?咩數?....哦﹐上次你call的士接我個五十蚊下話?得得得﹐遲d還比你﹐後會有期!"問你死未。

另外﹐別以為找到個好老襯便萬事大吉﹐閒來也要資源增值一下﹐起碼裝個正在做家務的樣子或裝個正在找工作的樣子﹐因為沒哪個男人喜歡在家中""一隻甚麼都不做的大食懶﹐至少我不願。

 

1:本文實屬考試臨近不願溫書之作。

2:自殺的人是不會擇日的﹐統計數據顯示節日的自殺率並不比平日多。

Thursday, 5 February 2009

短評四則


扔鞋

第一個扔鞋的是天才﹐第二個扔鞋的是.....咳咳.....劍橋學生。被眾人叫罵"Shame on you, get out!"只不過是小兒科﹐被一國元首說卑鄙也只是個人的事﹔最大的問題是﹐一個是劍橋﹐一個是伊拉克﹔一個是高等學府﹐一個(被稱為)是恐怖主義國﹐難道兩者屬於同一等級?另外﹐較為少人知道的第三件扔鞋事件發生在瑞典﹐被扔鞋者為以色列駐瑞典大使﹐被某大學生抗議加沙事件﹐這位大使與中美兩大國的元首享有同等待遇﹐可謂光宗耀祖。


明光社

一個宗教團體﹐當然有責任宣揚教義﹐但是將自己當作是社會道德的最高標準﹐未免有點兒自大。那些男/女同性戀者既打擾不到你﹐又沒有溝你﹐更沒有在你面前拿杯出來玩屎(有興趣者請看2girls1cup﹐另自備嘔吐袋)﹐明光社卻要將他們醜化﹐說成是萬惡的集合﹐正是一堆古板死腦筋。第一﹐你不能將自己的觀點強加於別人身上﹔第二﹐各人的道德標準不同﹐只要不冒犯他人﹐互相沒權干預。反過來說﹐這次抗議也是社會的其中一道聲音﹐一個成熟自由開放的社會絕對有必要包容各種聲音(當然包括宗教團體以及同性戀者的聲音)﹐但別忘記你的聲音只是眾多聲音之一﹐亦別忘記要尊重其他的聲音。


墮落的運動員

我一向懷疑﹐這位八金泳將是改造人。無論如何﹐驚人的肺容量﹐卻用在吸大麻上﹐太可惜了。另外﹐劉翔到美國接受治療後﹐暴肥十公斤﹐請減肥。


雪 

十年一遇的大雪﹐打亂了倫敦人的日常生活﹐並非預防不足﹐而是倫敦人其實都很懶﹐抓緊每個機會躲在家中不工作﹐是以一落雪便全城癱瘓。反觀香港﹐八號風球還能有幾萬人到灣仔電腦展掃平貨﹐真是一個風雨不改﹑活力充沛的城市。而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雪﹐本人的考試被無限期延遲﹐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