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December 2009

法國同房

牙買加同房離去後兩天﹐又搬來了一位新人。

此人是法國南部Montpelliar 來的年輕人﹐充滿陽光氣息﹐而法國南部本身就是一個充滿陽光的地方﹐盛產水果﹑紅酒。他給我的印象非常好﹐也不知道是否上天給我開了一個大玩笑﹐兩天前的黑人令我對牙買加的印象非常差﹐兩天後便由一名法國人給我介紹牙買加活力的一面。

他是Reggae music 的狂熱份子﹐正職種植水果﹐兼職做DJ﹐專程來倫敦購買限量版的Reggae music 黑膠唱片。經他介紹﹐Reggae music 正正是起源于60年代牙買加的音樂﹐節奏強而有活力﹐內容輕鬆愉快﹐現在已經傳遍世界各地。而據他所說﹐英國Reggae music 黑膠唱片的存量比法國多了十幾倍﹐價錢亦便宜了兩三倍﹐有些更是六七十年代的產品﹐當時沒有CDmp3等數碼技術﹐要聽那幾首歌便一定要買黑膠唱片。我看他買了一大堆﹐短短一天便花了三百英鎊﹐回來時像個孩子般興奮。

閒話休題﹐去片:





他說我是他認識的唯一一個未聽過Bob Marley 的人

-----------------------------------





他說商業音樂與真正音樂的不同在於:商業音樂只求節奏強﹐歌詞簡單﹐讓人容易記住﹔而真正音樂卻往往能令人有共鳴﹐內容亦常另有深意。


------------------------------------------




閉上眼聽﹐不用吸大麻也能 high

-----------------

我問他會不會去牙買加﹐他說要慎重考慮﹐因為那裡以前是英國抓黑奴的地方﹐對白人的歧視很嚴重。

Tuesday, 8 December 2009

牙買加同房

本人身在倫敦﹐對此地生活水平之高感受深刻﹐故近兩年來都是住在雙人房﹐此兩年半間共換過了十位同房﹐九個不同國籍﹐算是一種經歷。

十月時搬到了一間平價宿舍﹐跟朋友合租﹐一直相安無事﹐後來朋友另租一屋﹐我開始要與三唔識七的人同住。直至昨天﹐來了個牙買家的黑人﹐我放工一回家便見到一口濃痰在洗手盤﹐以及一陣大麻煙味﹐便知不妙。想起我有可能要跟他同住﹐我便裝作看不見那口濃痰﹐跟他攀談起來。本來一段正常的對話﹐卻被一條問題改變了氣氛:

"What's your religion?"黑人同房問

"Atheist."

然後他態度大轉變﹐他鄭重地說他是Jehovah's Witnesses(耶和華見證人)﹐然後開始一輪激動之談:

"You aint my friend, we got no link, no connection, I'm not your bitch, I'm not your wife, fuck off yea? you're chinese, you aint British, you got no power here, ya know? i am native african, ya kno what that mean? Native african from jamaica! fuck off and dont mess with me........." etc etc (記住當時他是受到大麻的藥效影響)

如此﹐我唯有扮聾﹐等他冷靜下來﹐他卻開始狂抽大麻。這等情況我當然不能再在此地住下去﹐我打電話給一位朋友謀求後路(用中文)﹐此時﹐不知道他受了甚麼刺激﹐竟然走過來打了我一巴掌。我當然忍無可忍﹐到宿舍大堂投訴以及報警。此黑人便開始大鬧宿舍大堂。

然﹐英國警察效率其低﹐知道沒有傷亡便慢慢來﹐雖然最近的警局於門外二百米﹐卻要等到一小時後才有兩名警察抵達。此黑人念及自己帶著毒品﹐早就逃之夭夭。由於他在身上有宿舍鑰匙﹐基於人身安全﹐我唯有帶同財物到朋友家過夜。直至今晨﹐他才被逮捕。

這次是我兩年來遇到過最差的同房﹐幸好沒有受到甚麼實質傷害﹐倒也算是一種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