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2 April 2010

天生我材

近日跟朋友談起英國大專教育﹐討論英國大學應否為公立中學設立下限名額。英國的中學分為私校與公校﹐私校學費貴﹐學生多為有錢子弟﹐師資良好﹐設備齊全﹐私校學生受的教育非常良好﹔公立中學則相反﹐無論師資與校內的讀書風氣都不及私校﹐要不就是為生計問題擔憂。不難想像﹐私校學生在高考的平均成績比公校要好﹐大學入學率亦比公校學生多﹐情況類似香港的英文中學與中文中學。

英國大學應否為公校的學生設立一個下限名額﹐爭論已久。若然有此下限名額﹐則有可能有公校學生以較低的高考分數﹐或以較差的面試表現﹐擊敗私校學生取得大學學位。左派認為公校學生因為先天環境因素不足﹐導致成績及表現不如私校學生﹐理應對此作出補償﹐令有天份的學生不被埋沒。右派則認為﹐大家都是考同一個試﹐答相同的題目﹐見同樣的面試官﹐設立下限名額反而對其他學生不公平。

我認為﹐不應設立下限名額﹐理由如下:

英國有句諺語﹐說 "putting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本應是馬拉車而非車拉馬﹐把車擺在馬前面﹐意指將問題本末倒置。誠然﹐公校與私校學生之爭的確有不公平之處﹐但不公平之處卻不在於考試或入學試。考試與入學試本身是公平的﹐考生有同樣的時限做同樣的題目﹐殘疾者(如讀寫困難症)更有補時﹐得出來的分數決定了考生的能力﹐並以此為根據對考生作出比較。公校與私校學生之爭的不公平處﹐在於他們所受的教育與訓練不同﹐令兩者能力有差距。以體育比賽為例﹐運動員A所受訓練比運動員B較有系統﹐因此運動員A贏了比賽﹐運動員B能不能抗議說賽果不公平?當然不。我們需要做的是要改善不公平的情況﹐而非扭曲一個公平的制度﹐製造另一種不公平來補償別處的不公平。

最理想化的解決方法﹐當然是提昇公校的教育質素﹐令公校學生所受的教育與私校學生看齊。理應如此﹐但現實中要實行此法的代價太大﹐不太可行。歸根究底﹐這種不公平源自先天性的財富分配不公﹐有人生於富裕家庭﹐所以他們幸運地進了私校﹔有人生於貧窮家庭﹐所以他們進了公校。不知道除了我之外﹐還有沒有人記得"人在中環"兩年前的舊文:

好命你好環境丫嘛…有錢仔

有一說法﹐叫"moral luck"﹐一個人生於甚麼地方﹐有何際遇﹐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屬於運氣的範圍﹐怎能因為一個人的幸運而要他受到比較差的待遇?以打麻將為例﹐玩家A一開始便拿得一手好牌﹐結果贏了一局﹔在第二局﹐玩家B雖然一開始的牌不好﹐但他要哪隻牌便摸到哪隻牌﹐結果贏了第二局﹐那麼CD能不能抗議說牌局不公平?當然不。面對先天的資源分配不公﹐如果不能改變這狀況﹐則只能儘量活用有限的資源﹐以求取得最大回報﹐例如食雞糊打斷別人的清一色。

我們不能控制自己生於何地﹐同樣亦不能控制自己智商高低﹐若然運氣也是考慮的一部份﹐天生聰明絕頂的人是否凡考試都要受到較差的待遇?這樣﹐無論能力高低﹐人人考出來的分數都一樣﹐便失去了考試的意義了。我很早以前便明白了世界上有很多比自己厲害的人﹐例如遇過一些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人﹐我讀書讀十小時都不及他看三十分鐘來得有效率﹔亦接受了自己唔係李嘉誠個仔﹐而係我老豆個仔。(雖然我從來無想過要做李嘉誠個仔)

公校與私校學生之爭﹐我們需要做的除了要提昇公校的教育質素﹐便是要改善考試方式﹐以令考試更能發掘有潛力的學生﹐如此﹐雖則公校學生未能受到最好的教育﹐但有潛力的學生仍能受到大專教育。

"There is always inequity in life. Some men are killed in a war and some men are wounded, and some men never leave the country, and some men are stationed in the Antarctic and some are stationed in San Francisco. It's very hard in military or in personal life to assure complete equality. Life is unfair." John F Kennedy (1917-1963)

整個月沒有更新﹐因為病得五顏六色﹐這三個星期﹐體驗了咩叫做:

-咳到甩肺

-咳到反胃

-咳到嘔

-每朝七點半准時咳醒

還有實驗證明﹐食中藥比飲咳藥水管用。

另外﹐看醫生的時候﹐迎面而來的肥佬就在我身旁倒下﹐抓著心臟處﹐滿頭大汗地說胸口疼。看見他這模樣﹐頓時覺得自己的病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世上比我痛苦的人大有人在。

不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