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September 2011

職業間的不公 (轉貼)

轉貼:
http://wong625.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210704

今天看新聞,一群升降機修理工人因薪金太低,向僱主方面抗議。

聽到他們的薪金,就是入了行八年左右,都是在七千多左右,就連我,都覺得很低。雖然我不是升降機工程師,但倒也知道這是涉及一定水平技術的工種,而其修理工作,更直接影響乘搭升降機人們的安危。月薪只是區區七千多,也真是太少罷?

我明白的。接工程的雇主,一定是把價壓得很低。自然,最後留給最下層工人的,只是雀吃的穀碎。在資本主義做生意的,就是這樣的了。

不過,我想探討的,是另一方面的問題。

很多時,我們不難發現,一些擁有一定技術的人,其薪酬根本不成正比。而在我眼中,所謂有一定技術的,是要有長時間的磨練和學習,才能擁有的那類。

我記得當我早前浴室的煤氣熱水爐,出現問題。無論您怎樣調校,水力猛了點,就熱得死人,相反水力較細,就只有冷水。找師傅來修理,對方兩下就知道問題所在。原來問題是發生在機件老化和屋外水力不夠有關。

最令我驚訝的,是那位師傅只憑聽力,就可以分辨機件哪處出了問題。然後再把外殼除下,果然是估計的問題。

我在旁,不斷反思。

我覺得,要達致這個級數的維修人員,是要累積多少的經驗?但我知道,這類師傅的收入不會很高。當我相比那位師傅的技能,和一些只坐在辦公室,只求吹水,就可以賺得比他多的人,我實在替這些技能師傅不值。

當然,某程度上,我自己也是在冷氣房內,吹水抹下嘴,就賺得比他多的人。

我問自己,我比他們什麼地方優勝?說實的,我實在想不到。

我認為我現在的工作環境比那位師傅好,全只是我在年少時勤力讀書,上了名校,再上大學,再做專業。旁人認為我們這類可能是天之驕子,這其實只是一個迷霧。說得直接點,我只是在跟隨這個社會定下的淘汰遊戲,過了關。

事實上,打從一個人在出生後,就會遇上連續不停的關卡。每當您越過一道關卡,您就可以選擇更優先和更優勝的關卡,來過。就是這樣,只要您「肯」去跟隨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您就可以有更多的選擇,找出人工既高,而工作又不辛苦厭惡的事來幹。

當然,這個社會除了有傳統的遊戲規則,也有自然有不傳統的路。不過,不傳統的路,不是人人都適合去走。

我從來,從不會覺得一個職業會比另一個職業優勝。我只會認為,職業與職業之間,存在的只是世俗的分別。

事實上,我對那位替我維修熱水爐的師傅,深感敬佩。他雖然賺不了太多錢,但倒也應該賺到社會對他的尊重。

看到那群為七千多塊而示威的升降機維修工人,我真的替他們難過。

但無奈的,是我們都活在大家一向都引以為榮的資本主義社會裏。

在資本主義社會,壓詐,是無可避免的事。

這群工人,這群要起來的人,這群不願做奴隸的人民,其實是最容易被人利用的。

昔日是,今天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