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May 2014

禮儀之邦(上)

禮儀之邦(上)
亞洲文化要求長幼有序,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講輩份,敬重長輩。近來就有一個極端的例子:韓國船難。韓國人對長幼有序這一規則非常尊重,違者被視為離經叛道。船難時,船員一度向船長請示,卻因船長已棄船離開,船員沒有收到船長的指示,不能自己做決定。結果一眾學生被船員吩咐要留在船上,由於文化關係,韓國人習慣服從長輩,沒有學生質疑船員的決定。結果接近三百名學生身亡。

其實不單亞洲,每個文化也有講輩份的。譬如在美軍中,有所謂seniority。如果同級的軍官意見不同,年資高的便會有決定權,這樣便加快了決策的速度。老一輩常說所謂行橋多過你行路,食鹽多過你食米。理論上,年資高的軍官所經歷過的戰役比較多,比新兵更能作出正確的決策。在香港的教育界,也常聽到教師“last in, first out”的例子。年長的人有社會經驗,有知識。尤其是中國社會,常有些秘方,或不外傳的技巧。你不懂得孝敬某些老師傅,便不獲傳授。說到底,是敬重知識的社會。當然,年長的人並非必然有知識。

另外,輩份高的人通常有權力,有影響力。因為他們用等同他們生命長的時間,建立了自己的社會網絡,也把握著某些資源。以功利的角度看,即使你如何不喜歡,也要表面上的敬重他們。若然你仍然決定不敬重,那你便要預期自己得不到某些經驗,技巧,機會或資源。

若一位長輩又沒有知識經驗,又沒有權力或影響力,若然品德好,也是值得敬重的。再以功利的角度看,每個人都會老,相信你也會希望你自己老的時候會受到敬重。

此一制度,也有壞處。若然只論輩份,某些人便會得到與能力不符的地位。決策時太注重輩份,若輩份高的人一意孤行,便沒有人夠膽推翻錯誤的決定。這些是結構性的壞處。

另外在韓國,常聽見長輩犯錯,責任竟然由後輩承擔,正正是跟錯大佬成世無運行。極端的有些賄賂案,上級要下屬頂罪。又或是像濟州島船難的例子,船長與大部分船員棄船而去,棄責任與不顧。日本人則不然,他們責任心很強,有時候下屬犯錯,上級要謝罪。若然權力不附帶著責任,則會成為另一種的結構性的壞處。

有些人則會以地位謀取利益,搵著數。尤其是當代的中國人,要”識做”,要”送禮”,講”關係”。當每個人都很”識做”,送禮便變成了常態,久而久之變成了賄賂,而收受利益的人食髓知味,賄賂的金額則越來越大,後來變成不賄賂便路路不通。甚至有時候,不賄賂或"唔識做"便是冒犯。這便遠離了禮儀的原意
所謂敬重,到底要如何實行?敬重之餘,要想一下底線。是限於言語上?行為上?利益上?這些都是很麻煩的事情,奈何我們生活於群體之中,難免要與人交流。

而作為長輩,又應該如何處理與後輩的關係?輩份觀念太重,會令別人很難與你溝通。尤其香港的教育中西融合,”人人平等”的觀念植根很深,年輕人對輩份或敬老這些概念都不以為然。得到敬重並非必然,有之固然好,沒有也不是別人的錯。不能take it for granted,不能以老奉心態接受。更不能以權謀私,明示或暗示後輩進貢,這樣是為老不尊。如果你相信輩份這一套,作為長輩更應身體力行,以身作則。另外,如同上面所說,權力是附帶著責任的。

【唔知道會唔會有時間寫禮儀之邦(下),希望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