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January 2015

從法國的 Charlie Hebdo 事件看

每個人或團體都有他的禁忌,冒犯的話甚至會以命相搏。以往有人教懂我什麼是同理心,就是站在別人的立場,體會他人的想法與感受,別人所不欲,勿施於人。法國的 Charlie Hebdo 固然是在拿別人的禁忌開玩笑,但動不動便要拿槍報仇的伊斯蘭教徒未免太“小氣”了。

伊斯蘭教徒的戒律真的不少,但守戒律應該是教門內部的事,別人犯戒或不敬,干卿底事?極其量便發個聲明嚴正抗議,說某某的行為嚴重傷害了你們伊斯蘭教教徒的感情,希望對方停止這類行為。對這類“小氣”的團體,可以的話,我通常敬而遠之,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踩到它的尾巴而招來禍害。

我一向都很反對不夠包容的宗教或意識形態。你信你的神,他拜他的佛,本來各不相干,偏偏有宗教認為不信我者皆是罪,這便是不夠包容。

關於不夠包容的意識形態,你看看今天的哪裡有最多“批判”,最多“團結對象”,最多“統戰”?今天便有一份學生刊物被批判。讓我引用『中共中央編譯局』的『國外部分執政黨意識形態的困境及應對』一文:對執政困境的其中一個應對方法就是“擴大意識形態的包容性,以便吸引更多的民眾,為政策的調整奠定基礎。”

可惜,某君卻反其道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