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January 2009

也說﹐神


也說﹐神

我不信神﹐也不反對別人信神﹐但是我卻反對某些人信神的態度﹐也反對某些信仰對人對事的態度。

康德(Kant)的那句「相信神的存在是必要的,證明神的存在卻不是必要的。」簡直是精簡扼要。神的存在在於信仰(faith)﹐你心中有神﹐神就自然在你身邊﹔你心中對神的信仰越強﹐神的存在感便越強。我說﹐神是心靈上的產物。反之﹐科學是基於物質上的﹐是以邏輯(logic)﹑觀測(observation)﹑證據(evidence)探討我們所在的物質世界。宗教與科學﹐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式﹐所以我們不能以科學邏輯思維看宗教﹐因為宗教在於一個""字﹔而科學﹐在於"不信"﹐直到證據確鑿而邏輯上無誤。

同樣﹐我反對別人以宗教上的思考方式看這個物質世界。常聽見別人以""解釋宇宙起源﹐或是以""解釋生命起源。現今對於宇宙起源和生命起源的解釋分別為Big Bang abiogenesis。雖然這兩個解釋仍然有待證實﹐但是卻是暫時在邏輯上最為站得住腳的理論﹐亦有證據支持﹐而神造論在邏輯上不夠它們好﹐亦沒證據支持。

我們生活中﹐常遇到一些我們未能解釋的事情﹐但是我們不能單是因為未能完全解釋﹐便把神搬進來。你不能解釋不代表別人不能解釋﹔暫時未能解釋不代表將來沒有人能解釋﹐把神(或其他類似的概念﹐如鬼﹑靈魂﹑外星人)作為解釋﹐是一種思考上的逃避﹐科學上來說是錯誤的approach﹐對我們認識這個物質世界沒有幫助。

但這不代表宗教與科學不能共存﹐只要分開來看待便可以﹐它們在不同的niche﹐各自安安份份的在自己的生存空間便可以。這帶出了我反對的另外一種宗教觀點:我反對不夠包容的宗教。不單是對科學不包容﹐對其他宗教不包容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歷史上有天主教對異教徒的審判﹐近代便有在黎巴嫩伊斯蘭教真主黨和基督教馬龍派的戰爭。你信你的神﹐他拜他的佛﹐我用我的科學方法思考﹐本來各不相干﹐偏偏有宗教認為不信我者皆是罪﹐這便是不夠包容。

而對於無神論者﹐也是同樣的規矩﹐他要信神便由他去信﹐最多跟他討論討論﹐沒必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作為無神論者﹐要做到"敬神如神在"

Friday, 9 January 2009

四省吾身 -- 長大

四省吾身 -- 長大

跟一個來英國留學葡萄牙人談﹐他離鄉兩年﹐聖誕回鄉度假。我問他感覺如何﹐他說他不再喜歡他自己的家鄉﹐因為他覺得兩年來自己成熟了﹐而他在葡萄牙的朋友們卻原地踏步﹐仍然是像小孩子般幼稚﹐吃喝玩樂﹑說無謂的笑話﹑做無謂的事情。他更說已經跟他們斷絕了關係。先不論他對朋友態度的對錯﹐他這番話帶給了我一定的影響。然後﹐聽Cecil 說他的年齡快要達到他常聽的收音機節目的對象年齡的上限。又看見Grover Kidults 的短文﹐說世上一些不願意長大的人﹐年齡跟思想行為不相稱。令我不得不再反省一下自身。

的確﹐我們所有人都需要長大﹑成熟。中五時﹐坐隔離位的"靚仔"蘇同學已經跟我說過﹐要說自己以往所做過的低能事﹐真是數也數不盡。我現在便有這種感覺。寫上一篇時﹐在回顧往事﹐有些真是不堪回首﹐更有次kai 得被一位前輩質疑是否在這間名大學讀書。仍是那句﹐往者已矣﹐只要將來不再犯便可以。至於怎樣才能成熟一點﹐在某處匿名徵詢意見後﹐得出以下三點:

第一﹐學會承擔責任﹐勇於承擔責任。
第二﹐為將來訂立目標﹐並實行之。
第三﹐行為舉止﹐談吐內容要與年齡相稱。

頭兩點絕對認同﹐聽到後亦獲益不少﹐亦開始實行。但是道理人人會說﹐真正能體會的卻不多﹔就是心領神會了﹐有時亦是知易行難。只好慢慢來﹐一小步一小步的前進。

至於第三點﹐不敢苟同。可能我的確是未長大﹐講王晶式的低能笑話是我的嗜好。Michael 說過﹐忘記了誰﹐某個哲學家說能從一個人的談吐判斷別人的知識。的確﹐我們能夠透過別人的言語知道別人的思想﹐能說出真知卓見的確能代表那人成熟﹐但常說無聊笑話的卻並不代表那人低能。舉例﹐周星馳﹑王晶﹑李力持拍的戲公認低能﹔但周星馳﹑王晶﹑李力持本人是否低能?若然他們低能﹐為什麼他們能拍出迎合大眾口味的戲?而且據我所知﹐周星馳早期的戲大多都是粗中帶幼﹐而且發人深省的。

我亦看過一些藝術片﹐如王家衛的所有電影﹐李安﹑張藝謀早期的電影我也看過幾部:我欣賞﹐但我不享受﹐至少沒有像看周星馳那樣開懷大笑。也讓我說說我中五時看的書﹐時間簡史﹑胡桃核裡的宇宙﹑自私的基因﹑盲眼鐘錶匠﹑張五常﹑魯迅﹑巴金﹑白先勇等﹐還有那本如黃頁般厚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當時﹐是為了好勝而讀的。同樣﹐我欣賞﹐但我不享受﹐除了自私的基因的確令我愛不釋手(這亦是我選讀生物的一個原因)﹐但是也沒有看金庸﹑衛斯理系列﹑Isaac Asimov 時的著迷。我不否認有人真的能看藝術片看的著迷﹐亦認識這樣的人﹐但很多常把名導演﹑世界名著﹑哲學家掛在嘴邊的人﹐其實都是打腫面充大頭。而那些因為聽到我說喜歡周星馳而白鴿眼的人更令我嘔心。這也算是會應Edwin兄的"世界仔"一文。

現在我在看甚麼?是天馬行空卻細膩的"火星空姐襲地球"和粗中帶幼的"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