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March 2009

講粗口


---本故事純屬虛構﹐絕無雷同﹐偶有巧合---

某日﹐垃圾會內......

長毛:"佢好撚勁", "佢好鬼勁"有乜分別? 點解唔比我講個撚字?!

垃圾佬:因為﹐某些字你說出來會令某些人不安, 有些則不會。

長毛:點解同樣意思的字﹐比如陽具﹐有d會令人不安有d唔會?

垃圾佬:這涉及不同人對語言的不同理解﹐舉例說﹐如果你對一個非洲土人說"你食屎啦"﹐又對他說"你食左飯未"﹐在非洲土人的眼中兩句話根本沒分別﹐對於他們來說這些只是意義不明的音節。但在香港人眼中﹐"你食屎啦"的發音普遍被理解成吃糞便的咒罵﹐"你食左飯未"的發音則被理解成表達關心的問句。

同理﹐普遍來說﹐"仆街"""被理解成侮辱﹐而大部份人都認同這兩詞的侮辱程度比"陽具""跌親"更甚。

再舉一例﹐ 你見我篇野寫得咁好﹐你就讚我篇野寫到有九龍皇帝的文學水準﹐因為你覺得九龍皇帝係世外高人﹐但係我就覺得九龍皇帝係痴線佬一名﹐話我寫既野似九龍皇帝我會覺得係踩緊我。

係你眼中﹐仆街可能唔係粗口﹐ 但係於其他垃圾會會員眼中﹐話佢地仆街可能好大件事﹐ 而當大部份既會員都認同話人仆街係好大件事既時候﹐仆街一詞就應於垃圾會被禁﹐呢d就叫民主。

長毛:咁如果係學術節目呢? 我用""代替"陽具", 如何?

垃圾佬:普遍黎講﹐"陽具"""更適合於學術節目出現﹐""給與人一種不嚴肅的﹐不莊嚴的感覺。這用法已經成為習慣。

舉例﹐你在喪禮中會講"你個女既死已成定局﹐節哀順變啦"﹐而唔會同人講"你個女都已經去左賣鹹鴨蛋啦﹐再流馬尿都無謂"﹐用詞要睇場合架大佬。

長毛:但係有d字原意根本唔係粗口﹐例如""字﹐但係你又唔比我講。你有無文化架﹐你知唔知"""仆街"究竟出自何經何典架?

垃圾佬:"""仆街",本來並無貶義,也無辱意﹐後黎因為有人誤會左佢地既意思﹐約定俗成之下﹐變成了另外一個意思。就好似廣東話"飲茶"一樣﹐本身解作喝茶葉沖出來的飲料﹐但約定俗成之下﹐變成了"到酒樓食點心"既意思﹐你遇到人地請你飲茶時﹐會不會以為佢淨係搵你飲杯茶呢?你又會否堅持飲茶並非代表"到酒樓食點心"?

長毛恍然大悟﹐正準備回自己崗位倒垃圾之際﹐他仆街了令人既失望又遺憾

--完--


長毛離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ZjCpXc8w2g

:個人認為﹐無論梁國雄講野幾有point都好﹐都唔應該侮辱其他議員﹐就算佢唔係講緊粗口("狗官")﹐對他人仍然是非常不尊重。

 

Friday, 27 March 2009

瞎子摸象(上) - Zoom out


記得小學課文中﹐有一課為瞎子摸象﹐當時當作是笑話看﹐笑那幾個盲人傻。近來無故想起﹐才覺得包含著大智慧﹐一找之下﹐才知道這一典故出自大般涅槃經。故事大意是說鏡面王要一群瞎子知道大象是甚麼模樣,瞎子們便圍著象摸。摸到鼻子的說大象像一根管子,摸到耳朵的說像一把扇子,摸到牙的說像一根蘿蔔,摸到象身的說像一堵牆,摸到腿的說像一根柱子,摸到尾巴的說像一條繩子﹐各人都以為自己摸到的已是大象的整體而爭論不休。

然則﹐如何看一隻象?要知道﹐那幾個盲人並非全錯﹐他們都各自摸到了象的一部份﹐他們所摸到的部份皆是真實的。他們錯在﹐zoom 得太近﹐導致看不見象的全貌﹐卻又自以為已經看見了象的全貌而停止繼續探索。要看象的全貌﹐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下篇詳解)。在我們眼中﹐象是又大又笨﹐四腳﹐大耳長鼻有象牙﹐要讓盲人知道我們眼中的象﹐只要把正確的焦點告訴他們便可﹐亦即教他們zoom out。焦點正確﹐才能解決問題﹐有時甚至發現問題根本不存在。

例一﹐港男港女問題。

究竟港男港女的問題於香港有多嚴重﹐導致人人都以天塌下來的語調談論?變一變焦﹐究竟有沒有人統計過港男港女在全港總人口佔的比例多少?估計不到一成此問題嚴重與否﹐其實要看實際數據但連港男港女的定義是甚麼也沒有定論﹐如何能有數據?。再變一變焦﹐港男港女問題是在哪一個年齡層最嚴重?估計不是適婚年齡﹐而且﹐港男港女問題絕不會是終身性的﹐因為人的價值觀會隨年齡與經驗改變。常聽港女嫌港男不上進﹐港男嫌港女沒教養﹐曾經有網友提過﹐無論男女雙方對伴侶叫價有多高都不重要﹐最有代表性的卻是成交價。雖則人人想食魚翅﹐但若你的能力並不容許你食魚翅﹐餓了十天八天後粉絲也要照食﹐其實人人都在尋找適當的交易價格。又再變一變焦﹐究竟港男港女性格﹐對男女感情的發展有多大的障礙? 男女雙方對對方的港男港女性格應該並非零容忍吧﹐我就不信一對相愛而成熟的男女會為一個手袋而分手。最後﹐就算你遇到一個你不能容忍的港男或港女﹐便由他去吧﹐他餓了﹐便自然會回家吃飯。

例二﹐有雞先定有蛋先。

此問題能以兩個不同角度來解答。先zoom in 至一個個體的角度來說﹐一隻雞的誕生應從卵子與精子的結合計起﹐經過胚胎發育﹐破蛋而出才成為雞﹐以此來看﹐當然是有蛋先。你可以說沒有那母雞便沒有那隻蛋﹐但那是另外一個個體﹐跟我們所討論的那一隻是不同的個體。另一角度是zoom out 到整個物種的角度來看﹐每一個世代的雞都與上一個世代有些微的不同﹐因為混得好的雞生蛋比較多﹐而經過幾萬個世代﹐那些不同將會累積成決定性的不同。如果我們所知的種系發展史(phylogeny)正確﹐那幾百萬年前﹐雞這物種必然經過一段似雞非雞﹐似鴨非鴨的時候。要知道由雞的始祖便成雞﹐是一個過程(process)﹐而不是一個事件(event)﹐要解答有雞先定有雞蛋先﹐必先要對""有一個精確的定義﹐而答案取決與將""定義為過程的哪一點。

例三﹐如何才算是一隻象的全貌?

對﹐如何?


:隨文附送瞎子摸象原文:

爾時大王,即喚眾盲各各問言:汝 見象耶?眾盲各言:我已得見。王言:象為何類?其触牙者即言象形如蘆菔根,其触耳言象如箕,其触頭者言象如石,其触鼻者言象如杵,其触腳者言象如,其触脊者言象如床,其触腹者言象如瓮,其触尾者言象如蠅。

 

Saturday, 21 March 2009

網絡起鬨現象

無論你有否看過學警狙擊﹐你也應該聽過劇中Laughing 哥的死。只要你是facebook 的用戶﹐都會發現這幾天在朋友動態一欄中﹐應該充滿著哀悼Laughing 哥的車頭相。在香港﹐facebook 用戶人數達到一百五十萬﹐而Laughing 哥的會員人數達到十二萬﹐並送出了三十七萬件祭品﹐亦即是說﹐平均每十二人就有一個是會員﹐每四人就有一份祭品送出。無可否認﹐謝天華的演技一流﹐加上角色既討好又能讓演員有發揮幾會﹐但﹐這個數目是否合理?

2003年﹐完成全程七一遊行的遊行人數也不過是35萬。

再舉一例﹐一個月前發生機場阿嬸事件﹐至今短片擊點次數為540萬﹔巴士阿叔事件事隔兩年﹐至今﹐短片擊點次數為220萬﹐另有幾百段相關影片﹐例如歌曲remix 版﹑對白改篇版等﹐各有上萬﹐甚至上十萬的擊點次數。這個數目又是否合理?

2008年﹐第4屆香港特區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不過是152萬。

這是一個很畸形的現象﹐明明是與自己的生活有切身的關係的事情﹐卻很少過問﹔機場阿嬸﹑巴士阿叔等娛樂性豐富的事件﹐雖則唔關你事卻又反應熱烈。此現象拆開為兩部份﹐第一是對公共事務的麻木﹐第二是對八卦事件的過度反應。現今香港人都是你有壓力﹐我有壓力﹐難得遇見一件娛樂性豐富的事件當然要再三回味﹐而且現今互聯網如此發達﹐加上錄影技術先進﹐稍有行差踏錯便會被人放上youtube﹐然後轉載各大論壇﹐再來便是朋友之間分甘同味﹐一傳十十傳百﹐一夜之間變成全城熱話也並非不可能﹐此為八卦事件的過度反應的因由。

但是﹐為何公共事務不能像八卦事件一樣引起大眾的注意呢?第一﹐香港人已經太忙﹐朝九晚十一﹐回家上網只能選擇性地利用時間﹐辛勞過後娛樂性豐富的是首選﹐哪有時間憂國憂民?第二﹐公共事務日趨複雜,缺乏必要知識準備之下很難有體會﹐對自己看不明白的事情當然避之則吉。第三﹐我們平日接收太多資訊,再有新的資訊會嫌煩﹐對資訊也只能是選擇性地接收﹐不需用腦的八卦事件又是首選。第四﹐個人對政府政策﹑社會的影響力很微﹐相較之下﹐對網上新聞的互動更能令人有成功感。第五﹐此一現象已經成為風氣﹐即使你提起﹐朋輩之間也搭不上嘴反而機場阿嬸﹑巴士阿叔等卻是無人不懂所以﹐綜合來說﹐此一畸形現象的起因是我們不願學﹐不願用腦﹐只求觀感快樂﹐久而久之退化成為單向八卦新聞閱讀機。唉﹐香港人。


Tuesday, 17 March 2009

Peter仔 v.s. Laughing哥

--本故事純屬虛構﹐絕無雷同﹐偶有巧合-- 

某夜﹐Peter仔剛於某女僕咖啡店喝完咖啡﹐向女僕們一一道別後﹐正準備啟程回家﹐怎料一頭撞在一個惡形惡相的大漢身上

大漢: "喂撚樣!你依家撞親我﹐你係唔係想死?"  

Peter仔: "...對唔住"

大漢"你條蛋散知唔知我係邊個﹐我係進興大佬﹐人稱laughing哥﹐精精地賠番幾千銀俾我定驚﹐如果唔係你唔使指意行出呢個門口半步"  

Peter"La...Laughing 哥﹐我一個月得六千五我真係無錢架﹐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啦。"  

女僕A"Laughing 哥你原諒佢啦﹐佢無心嫁﹐你條仆街仲唔同Laughing 哥叩頭道歉?wor原來你之前作大﹐又同我講話月薪八千五既?"  

Peter"小甜甜你之前明明對我好溫柔﹐點解會鬧我仆街架?仲有點解會有黑社會黎呢個咁神聖既地方架?" 

Laughing"點解?全灣仔既場都係我睇架啦﹐無人話你知我係呢度老闆咩?" 

Peter"...黑社會係呢度老闆?" 

Laughing"唔係黑社會﹐係進興社﹔我可以開骨場﹐點解唔可以開女僕咖啡店?" 

Peter"骨場點可以同呢度比﹐呢度有溫柔既女侍應﹐比我地找回作為男人既自信﹐滿足我地係現實生活達唔到既夢想﹐點可以同骨場的咁下賤既地方比

Laughing"扯講黎講去米又係個搵條女幫你班麻甩佬解決需要既地方

女僕A"唔使做叫幾聲主人就有錢收都唔知幾他條"

Peter"小甜甜你以前唔係咁架﹐點解你會變成咁架﹐你知唔知你係我心目中既女神﹐你知唔知我好愛你架" 

Laughing"?係人都知歡場無真愛架啦﹐傻仔﹐Wendy 係敬業先服侍你﹑對你溫柔﹐你試下平時要佢叫你做主人﹐睇下佢會唔會打你一獲甘?" 

Peter"W...Wendy?邊個係Wendy?" 

Laughing"Wendy 係佢真名﹐你連佢真名都唔知學咩人講愛佢?你究竟了唔了解佢架?我一個月黎收一次數都知道佢讀緊大學﹐因為家貧所以先要半工讀搵錢交學費﹐你日日黎都唔知?"

Peter仔: "我寧願唔知我寧願佢一直響我心目中保持住女僕既形像我唔想見到一個又貪錢又粗魯又港女既小甜甜"

Laughing哥: "女人從來只會對佢睇得起既人溫柔從來只會貪值得託付既人既錢我都唔知你係唔係細個燒壞腦。"

Peter"............" 

Laughing"吊﹐你所謂既愛原來係停留係表面﹐你根本無試過去了解佢。你條粉樣唔好話比我知你廿幾歲人未追過女仔﹐未拍過拖啊?"  

Peter"...以前中意過一個人﹐但係唔夠膽同佢講﹐我驚佢介意我學歷低﹐介意我人工低﹐介意我無前途..." 

Laughing"唔好等拜山既時候再講?我以前係剛果行古惑﹐有人教我:在愛裡﹐不要搖擺不定﹐不要輕易放棄 ﹐不要藉口多多﹐學野啦細路。

Peter"幾有道理wor...米住先﹐係剛果行古惑?"  

Laughing"非洲個個剛果啊撚樣﹐去走私鑽石唔得咩?呢樣唔重要﹐我夠係得中七畢業啦﹐米又係大把前途大把錢﹐最緊要肯博命﹐肯上進。"

Peter"你係社團人士﹐成日做犯法野﹐我係女都唔會埋你身啦。"  

女僕A"Laughing哥好過你多多聲啦﹐起碼佢肯為女仔付出﹐又有承擔﹐又肯花心思令女仔開心。" 

Peter"小甜甜連你都咁講.........Laughing哥我要拜你為師﹐求求你俾我加入進興社!" 

適逢進興社要邁向現代化﹐Peter仔憑著一身的電腦知識在進興社擔當電腦技術顧問一職﹐如是者五年後﹐旺角街頭上﹐有位型男向街邊少女搭訕

型男: "hi﹐靚女﹐我叫Peter﹐有無興趣同我飲杯酒?我幾好架。我又高大,又靚仔又打得,跳舞又好,又顧家,靠得住,咁耐仲未結婚,因為我嚴謹嘛。

路人甲: "得個一米五都叫高大﹐收皮啦你…"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加油啦Peter仔。


-- 完 --


註1:本文實屬港劇上腦之作

註2:劇中Laughing哥的性格正正是Peter仔的相反﹐Laughing哥的敢作敢為﹐對愛情的態度﹐以及他的事業心都與Peter仔形成強烈的對比﹐係吊柒Peter仔最適合既人選。



Pet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kLK68P6ruc&e 

Laughing: http://drama.tvb.com/emergencyunit/cast/?artist=06  

小瓶說Peter: http://ustbettylam.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16.html

量子說Peter: 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9/03/peter.html

大力說Peter: http://chhung3.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1083.html

黑人說Peter: http://tkma.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18.html


Monday, 16 March 2009

人腦ep5 - 洗腦


人腦ep5 - 洗腦 

偶然之下認識了某位伊斯蘭教徒﹐發現此人價值觀念完全被他的宗教扭曲﹐特別寫下此文。洗腦以行為學及心理學為基礎﹐通過不同的手段﹐改變目標的價值觀﹑認知﹑觀念等。別以為洗腦只會在電影情節或美軍監獄中出現﹐在日常生活中其實充滿著各種各樣的洗腦事件﹐包括廣告商﹑媒體﹑宗教組織甚至政府都會試圖改變我們的價值觀﹐差別只在於程度和動機。我無意改變別人的信仰或道德觀等﹐這種主觀的概念根本沒有定論﹐各人有各人的說法。此文主要反對對於客觀事實的洗腦(例如灌輸地球是平的概念﹐或宇宙於七千年前形成等謬論)。 

洗腦常常需要利用我們的潛意識和下意識﹐最簡單的例子就在我們的眼前﹐品質差不多的貨物﹐經過明星或專家代言的總是比較好賣。這便是權威效應﹐一個人要是地位高,有威信,受人敬重,那他所說的話及所做的事就容易引起別人重視,並讓他們相信其正確性。另外一種媒體常用的伎倆是便是重複嚗光效應﹐例如不斷報導一個國家的負面新聞﹐那我們很容易便會認為那個國家是一個爛地方﹐反之亦然。很多國家為了爭取人民支持某個外交方案﹐便會利用親政府報紙執行這個伎倆。 

除了潛意識和下意識外﹐我們的情緒和身體狀況也常被運用﹐因為當我們處於情緒波動如難過﹑恐懼時﹐我們的分析能力會下降。這技巧常常被邪教運用﹐譬如叫信眾輪流在各人面前講述自己最悲傷的經歷﹐然後當所有人都被悲傷的情緒感染的時候﹐再灌輸各種奇怪的信仰﹔又譬如叫你全身放松﹐想像神的偉大﹐然後灌輸各種奇怪的信仰。另外﹐當人疲勞的時候﹐戒心與分析能力都會下降。最極端就如在美軍監獄中﹐疲勞轟炸是其中一個最有效的拷問技巧﹐例如連續四十八小時內每小時強制轉換囚室﹐令囚犯不能睡覺。 

現在的媒體科技如此發達﹐此等技巧可謂防不勝防﹐但這並不代表我們要完全拒絕外來資訊﹐因為這樣只會令人無知。面對外界資訊﹐最好是對任何事情抱著一個懷疑的態度﹐凡事都以事實為依據﹐以邏輯分析﹔分析後你可以選擇信﹐或不信﹐或只信一部份。就如我所寫的也未必完全正確﹐你看後可以選擇信﹐或不信﹐或只信一部份﹐只有邪教才會強迫別人盲目相信。


洗腦極端例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kcev1K-NO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dLMFs4fv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