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April 2009

Open-mindedness

片中某些觀點在"也說﹐神"一文中也提過﹐但這條片明顯解釋得比我全面和清楚﹐絕對值得一看。

:補充一句﹐自以為不迷信的人﹐也有可能是closed minded的﹐例如聽見某人是教徒﹐就認定那人是 宗教狂熱份子﹐認為那人沒有反思過自己的宗教﹐這類人是有﹐而且很多﹐但教徒中也不乏有見識之士﹐對自己的宗教的反思可能比任何人都要成熟﹐然後得出一個很好的理由支持他的信仰。

對一件事太早下定論﹐吃虧的一定是自己﹐接納種觀點﹐反復思考比較﹐才是王道。

Sunday, 12 April 2009

罪 ---- 論六四


本文試圖以我有限的知識論六四﹐必有錯漏﹐請改正。

在法律中的刑事法﹐只要你有殺人的意圖(intention)﹐而那人又死於你的行為﹐而你又知道這行為會導致那人的死亡﹐就已經足夠裁定謀殺罪(murder)。至於動機(motivation)則完全不在考慮之列﹐無論你是為報仇還是為金錢﹐為一個饅頭還是為一千萬美金﹐只要上述條件成立﹐你都同樣會被判終生監禁。所以在法律中﹐不存在"殺一人救萬人"的邏輯。

事件中﹐三百多個學生因軍隊的鎮壓死了。出動十萬大軍以及坦克等重型武器﹐白痴也知道這種鎮壓手段會導致學生的死亡﹐這肯定是罪﹐辯無可辯。那些"為了國家將來""學生領袖的人格有問題""學生不成熟""民族大義"等論調都不在考慮之列﹐這次屠殺的罪是無可否認的。

但根據這思路再想深一層﹐其實也有一些破綻。大家都聽過自衛殺人(self defence)﹐簡單說﹐如果當事人相信(honest belief)自己受到威脅﹐亦即是說他是被迫作出殺人的舉動﹐那這舉動便不構成謀殺。當時的領導人普遍認為學生們是被外國勢力所煽動﹐請看以下一段節錄﹐是2000年六十分鐘時事雜誌對江澤民的訪問時他的回答:

"............在天安門事件背后的大背景被揭露出來之前,全面評价天安門事件還為時過早。你剛才說廣場上的人「要自由、要民主」,但他們不知道他們背后的人的真實想法可能是「要美國、要英國」。這可不是隨口亂說,在背后操縱學生的方勵之夫婦一貫主張中國應重新變成殖民地,讓外國人來統治。"

"............政府和大多數學生之間沒有根本分歧,政府要做的是把有良好愿望的學生和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背后的有險惡用心的操縱者區別開來,因為,就像我說過的,真正的騙子只是极少數人。很可惜,當時的政府沒能做到這一點,于是悲劇發生了。 "

"............除了大部分好人之外,還有一些犯罪份子和潛在的犯罪份子。如果讓這些人得到机會,形勢將更加混亂。后來的情況正是這樣。由于包括這個青年在內的學生阻止軍隊達几個小時,而且是在夜間,犯罪份子有机會制造燃燒瓶并利用前些天搶走的武器武力進攻軍隊。這樣,整個事件的性質發生了變化,你不可能阻止軍隊面對自己的戰友被屠殺而不還手,然而軍隊在還手時分不清他面對的是學生還是犯罪份子。"

當然﹐是否真的有勢力在背後操縱﹐並非我一介蟻民所能考究。無論如何﹐當時的領導人的確是相信這次事件對國家的穩定存在很大的威脅﹐在他們的眼中﹐鬼迷心竅地認為這次的鎮壓行動是必要的(事後有沒有後悔便不得而知)。而刑事法告訴我們﹐即使那理由多麼不合理﹐只要殺人者相信自己或他人的生命受威脅﹐而他的舉動能救自己的命(self defence)或他人的命(preservation of life)﹐那便不能算是謀殺﹐大前提是要大家都相信他是因這個理由而殺人。

但這種說法很有問題﹐如果這說法成立﹐豈非也能用這說法為希特拉﹑宗教戰爭﹑種族屠殺等變態事件開脫罪名?其實﹐在刑事法之外﹐還有國際法對戰爭罪(war crime)或大屠殺(massacres)的條文﹐而此等罪是不受上述因素限制。

簡單來說﹐無論背後理由如何﹐這次屠殺的罪在法律上是無可否認的。至於﹐法律是否適用在討論六四的對錯上﹐以至判斷各國為了增強國力或穩定國家內政而做出的行為的對錯﹐就要由你自己判斷了

我書架上的戰國策譯析本》的序裡﹐頭一句便說:國與國之間﹐無道德可言﹐該用暴力時用暴力﹐該用計謀時用計謀根據我對美國所做過的賤格事的認知﹐的確是有機會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操縱

世界大同﹐真是遙不可及。



1:我並非法律專家﹐有錯請改正。

2:我認為﹐無知與無人性是有分別的﹐所以陳一諤沒有錯﹐因為我相信他從小所接收的資訊都是偏向中國政府的。

3:以上全是個人觀點﹐如果你認為我哪些地方說錯了﹐請跟我說﹐如果我覺得你有道理﹐我願意改。

註4:不知道此文會不會被河蟹吃掉呢?


Monday, 6 April 2009

瞎子摸象(中) - 我們都是瞎子

-承上文﹐如何才算是看到象的全貌呢?

-那六名瞎子都沒有說錯﹐只是不夠完整。

-在我們眼中的大象﹐當然是又大又笨﹐四腳﹐大耳長鼻有象牙的生物。

-但也可以這樣說﹐大象這生物﹐皮膚粗糙﹐鼻子摸上去像一根管子,耳朵摸上去像一把扇子,象牙摸上去像一根蘿蔔,象身摸上去像一堵牆,腿摸上去像一根柱子,尾巴摸上去像一條繩子。

-將象形容為"又大又笨﹐四腳﹐大耳長鼻有象牙的生物"當然也沒錯﹐但這只是象的輪廓﹐而不是象的全貌。

-事實上﹐沒有人能夠完全了解象的整體﹐因為象除了我們能見的外表﹐還有內臟。就算將象解剖﹐陳列出所有器官也不能完全了解那隻象﹐因為那些器官是由上億個細胞組成。而那些細胞﹐又各自有不同的有機物組成﹐互相又有不同的化學作用。到頭來﹐要了解整隻象﹐需要考慮到組成象身的每一粒原子﹐以及這些原子的動向。

-我們單看象的外表﹐便以為看到象的全部﹐其實和那六個瞎子差不了多遠。

-你們當中有誰認為自己能看到象的全部的話﹐便用那隻象的屎來扔我吧。

-但﹐除非你很閒﹐否則也不需要考慮每一粒原子﹐而且現今科技以及資源也不容許。這便引伸到上一篇的論點:要找正確的焦點﹐因為大部份人都接受"又大又笨﹐四腳﹐大耳長鼻有象牙"這解釋﹐而不會強求每一粒原子。

-我們看問題﹐也會遇到這種情況﹐如果你並非做研究的﹐便沒有必要把問題看得太深入﹐否則便是還原主義(reductionism)。例如﹐有人用粗口罵你﹐你根本沒必要考慮那粗口的典故。

-我們目不盲﹐但若然看問題時只滿足於眼見的表面﹐而停止更深入的探討﹐便其實跟盲人沒有分別﹐是心盲

-謝謝觀看。



註1:很忙﹐也沒心情寫﹐但不想有頭無望尾(雖然無咩人睇)﹐是以只寫重點。

註2: 雖現在沒有心情寫﹐但將來還是會寫"瞎子摸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