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January 2010

不得了的民怨

近日看到關於一宗車禍的新聞﹐車禍涉案女司機拒絕接受酒精測試﹐更"兜巴星"一名在場規勸的警察﹐該名警察受到攻擊後兩三秒後作暈倒狀﹐有片為證。該片非常熱門﹐在youtube上搜尋"港女一巴打低警察精英"應該便可以看到﹐甚至出現所謂的"高解像清晰"版。由片中可見﹐車禍中涉及的兩輛車都被撞得如同廢鐵﹐涉案女司機非但不願接受酒精測試﹐更大叫大嚷﹐情緒非常不穩定﹐及後更攻擊警察﹐導致其腳軟跌倒。以我所見﹐無論怎樣看都是女司機發神經﹐而警員是受害者。

但是﹐乖乖不得了﹐各界卻將一半焦點放在該名警員身上。我聽到的觀點有兩種﹐其一﹐認為香港的警員不濟﹐被打一巴掌便已經腳軟跌倒﹐質疑他是否有能力維持治安﹐有網友更質疑香港警察是否"泥做的"。其二﹐認為該名警員是"扮野"的居多﹐該名警員被類比為球員"插水"﹐或被形容為"警察演藝學院 49屆畢業生"等等。而涉案女司機的橫蠻暴行卻淪為配菜。

香港網民薄涼無品已是眾所週知﹐但為什麼矛頭卻是指向受害人而非施暴者?

我認為原因是在於受害人的身份:香港警察。只有一種情況能令群眾對受害者不予以同情﹐更落井下石﹐就是受害人犯眾憎。舉例﹐當日七折港女事敗被起底﹐大受打擊﹐坦言有過自殺的念頭﹐網民卻第一時間質疑其真偽﹐認為她是扮野博同情。反觀近日有關香港警察的新聞﹐多屬負面﹐由陳巧文被捕小心有BB﹑大聲公毆打﹑暴力對待示威者﹑警署強姦案﹑濫用職權等﹐給人的印象是橫蠻霸道。不單如此﹐由於香港警察是香港政府的執法機關﹐香港政府的形像也能影響市民看待警察的心態﹐而近日香港政府不理示威者訴求﹐強行通過高鐵撥款﹐亦給人一種橫蠻霸道的形像。

我知道傳媒喜歡報憂不報喜﹐有些負面新聞實屬抄作﹐亦對興建高鐵沒有強烈意見。但由此事可見﹐現在香港警隊以至香港政府都陷入公信力危機﹐在港人心目中的形像已跌至七折港女的層次﹐民怨四起﹐還望早日推行德政﹐挽回聲譽。

Tuesday, 19 January 2010

牛津的雪地惡搞


牛津真係人傑地靈﹐搞屎棍都搞得pro過人。

問你服未。

Monday, 11 January 2010

當你唱友誼萬歲的時候

若干年前聽朋友說﹐他有天跟新相識的同學吃午飯﹐回程時打的回校﹐下車時新相識跟的士司機斤斤計較﹐非要討回三毫子的零錢。朋友有見及此﹐心裡決定從此少與此人來往﹐那位新相識便從此出局得不明不白。我對此印象甚深﹐因為我也是計較金錢之人。常看到人羅列自己的擇偶條件﹐少則不下三五七條﹐多則達到數百條。類同﹐我們選擇朋友時﹐有意無意地﹐也有一套過濾準則﹐就如小學時﹐父母總叫你不要跟成績差的同學做朋友。這樣也不無道理﹐關乎自身安全﹐避免交上豬朋狗友﹐不能不慎重選擇朋友。

此套交友過濾準則﹐根據當事人或社會的價值觀而定。例如很少有人願意跟罪犯﹑妓女﹑道友﹑偷渡客﹑精神病患等人做朋友。我也聽過有人說得很白:"任何有機會影響我的社會地位或利益的人﹐我都不會跟他做朋友。"更極端的例如政見不合者﹐老死不相往來﹐我也知道有人只跟曼聯球迷做朋友﹐也知道有人只跟"衣著有品味"的人做朋友。連萬世師表孔子也立下了一條不太合理的規則﹐說“毋友不如己者”。

更甚之﹐人會因為種種原因而改變﹐環境也好﹐際遇也好﹐為生活也好。以往你的最好朋友﹐可能會變成一個你打從心底裡看不起的人。十年前你跟他們唱友誼萬歲的時候﹐明明那麼純真有理想﹐有沒有想過今天﹐那位朋友會變成一個哄騙女富豪的風水師?另一位則成為神床刀騷沐浴奴?再另一位則成為政壇人肉錄音機?

其實﹐何謂友誼?

維基百科說:

-the tendency to desire what is best for the other

-sympathy and empathy

-honesty, perhaps in situations where it may be difficult for others to speak the truth, especially in terms of pointing out the perceived faults of one's counterpart

-mutual understanding

咩叫朋友你明唔明?與他是否罪犯﹑妓女﹑道友﹑偷渡客﹑精神病患無關﹔與社會地位無關﹔政見﹑宗教﹑興趣﹑種族﹑性別﹑智商都並非考慮因素﹔甚至與品德無關。任何人﹐滿足上述四點﹐就是真朋友﹐理論上如此。雖然我講得出﹐但我做不到﹐我想我永遠也不會脫下某些有色眼鏡。

此文原本是寫看"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電影的觀後感﹐但該電影跟本文無甚麼關係﹐是我借題發揮了。電影的主角天真而無知﹐通過一段誇越社會價值的友誼﹐逐漸認識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最後越過了分隔兩個世界的屏障﹐走入地獄﹐用小孩子的角度看沉重的歷史。


Wednesday, 6 January 2010

價值觀

2009年最大的得著﹐是充份明白了甚麼是"價值觀"﹐令以往很多我認為"不能理解"的人和事﹐變成"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啟發我的有三個契機﹐第一是閱讀了幾篇探討香港核心價值的文章﹐令我對"核心價值"一詞很感興趣﹐進而繼續找尋類似的資料。第二是遇見一名剛畢業的社會學畢業生﹐拉著她問長問短﹐其中一樣便是關於社會整體對個人價值觀的影響﹐每個群體都有一個norm。第三位是匈牙利來的中年大叔﹐神學畢業。當時我們正討論甚麼是善﹐甚麼是惡﹐善惡是否絕對等問題﹐結論是善惡取決於價值觀﹐而每人對善惡的定義都不同。

就如剛才所說﹐想通了許多以往不能理解的人和事﹐有些接受了﹐有些雖能理解﹐卻仍不能接受。例如﹐我遇過有人能以Qu'ran為萬物的基準而思考﹐以往不能理解。想深一層﹐他來自一個九成人口都是伊斯蘭教徒的國家﹐法律與習俗甚至語言都是以Qu'ran為依據﹐不以伊斯蘭教的基準而思考分分鐘便會犯了當地法例而不自知﹐被扔石頭而死﹐而我們從小受的教育都是以邏輯為基準而思考﹐他則是從小受的教育卻不同﹐價值觀受到社會整體的影響﹐我們甚至不能說他錯﹐因為他在當地可能因為他對信仰的堅持而備受重視。

類近﹐也有人能將收入的六成全都捐給教會﹐自己住籠屋﹔也有人明明看見一大堆證據證明地球有45億年的歷史﹐卻仍然堅持地球只有六千年歷史。我現在能理解這些人﹐當一個人將信仰的價值定為得比金錢的價值更重﹐將收入的六成捐給教會對他而言是理所當然。今年上映了一套電影﹐叫"The Invention of Lying"﹐講述一個虛構的世界﹐裡面的人類只會說真話﹐主角是這個世界裡唯一一個懂得說謊的人﹐而其他人因為腦內沒有"說謊"這個概念而盡信他的謊言﹐在那個世界裡的所有言談都是真實的。主角的母親臨去世時非常傷心﹐主角便說了一個謊言﹐他告訴他母親人死後會到另一個世界﹐那裡她會遇見她的所有朋友﹐永遠快樂﹐他母親最後含笑而終。我在想﹐如果快樂的價值定位得比"真實"的價值高﹐那麼相信自己死後有天堂也沒有甚麼問題﹐相信地球只有六千年歷史也沒有甚麼問題。

英國電視的一個真人show "big brother"﹐要求十幾個互不相識﹑不同類型的人﹐住在一間大屋子三個月﹐每個禮拜投票將一個人趕出屋子﹐最後留下的贏得大筆現金﹐全程受到攝錄機紀錄﹐然後經過剪輯在電視播放。人與人的關係﹑當一種價值觀與另外一種價值觀相遇﹐令這個荒謬的節目大受歡迎。想著想著﹐我兩年來跟不同國籍的人同房﹐好玩的地方在於互相了解。

而英國整體的價值觀﹐卻是包容﹐包容與尊重個種價值觀﹐也包容任何種族﹐人與人的關係基於互相尊重。上月說過的那個牙買加人﹐價值觀則正正相反﹐認為跟自己沒有共通點的人都是敵人﹐認為不是白人便在英國沒有社會地位﹐以及只"尊重"社會地位高的人。不難想像他在甚麼地方長大。英國雖然能夠包容各種價值觀﹐但那牙買加人的價值觀卻與"包容"相衝突﹐我認為他不適合英國。不能包容﹐甚至對異見具有攻擊性﹐世上紛爭衝突戰爭有一半源於此﹐另一半源自利益。

Sunday, 3 January 2010

李獻計歷險記

國產動畫也有這種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