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September 2015

妖魔橫行的世代

香港1997年回歸,至今接近二十年。我一直都不信回歸是一個 one-off 的過程,亦不信鄧小平所說的五十年不變。反而覺得香港真正回歸,是一個需要五十年的過程。三任特首,到了梁這一任更為明顯。

所謂的真正回歸,就是完全融入中國大陸。現在由中國大陸進出香港有限制,政制不同,文化不同,思想不同,語言不同。只有將這些差異降低到雙方都可以無阻地了解對方,無阻地溝通,香港才算真正回歸中國。而要消除這些差異,非五十年不能。對於一個政權來說,五十年並不算長;而當年的共產黨或鄧小平亦能有這個戰略思維,去處理五十年內發生的事情,單看毛澤東留給共產黨的其中一本治世攻略【論持久戰】已經可見。

融合是雙向的,可以你影響我一點,我影響你一點。但論人數,要以香港七百萬人,影響中國十三億人談何容易?非要有很強的感召力不可。論權力,以一介特別行政區(亦即是,中央眼中一個比較特別的地區),影響中央政權談何容易?論制度的複雜程度,由於國內比較上人治,各個勢力之間錯宗複雜,各山頭老樹盤根,要影響國內的權力架構難乎其難。反之,中國控制了行政長官的任免,而行政長官又控制了某些”政策紅利”與某些官員任免,中國亦控制了龐大的資源與更多的”政策紅利”,然後從中國而來的利益一環扣一環地滲透到香港各階層。

是以,有些二三流人才,本身在香港原有的體制內本身並不成功,看見如此變化便覺得機會來了,像蒼蠅聞到大便的氣味地蜂擁而至。而中國政府在回歸初期正是用人之際,二三流人才也要“袋住先”。試想想,屈穎妍或吳克儉這類人型物體,在正常情況下連靠邊站都不能

然後,新舊交替,難免會有政治。如果上級無能或刻意視而不見,政治可以變得很dirty,而現在正是如此。是以有能力,有風骨,道德觀比較強的人都會選擇退下來,如袁國勇。剩下來的不是無賴就是利慾薰心之輩,要不就是智障。到後來智障都被推出去當炮灰,剩下無賴鬥無賴,形成惡性循環。這種無賴鬥無賴的情況,國內很多地方都發生了幾十年,譬如你可以想想用哪個詞語形容張曉明最貼切?

對於我們香港市民,有能力者請自重,守護著應守護的東西,無能力者也不要當變成炮灰的那個智障。